bet366安卓
您的位置:首页 > 万卷书吧
点燃文学梦想
2017-12-24 16:34:14 来源:南充日报

 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,名落孙山的我情绪低落到极点。那年春节,我北上南充看望姥爷,以求抚慰心情。

  走出车站,寒风刺骨,迎接我的老舅迅速把大衣给我披上。车上,我旅程的疲倦丝毫没有影响到老舅“暖冬”的心情。他让我从大衣口袋里拈出一张报纸,我的目光迅速游弋在字里行间,很快从副刊版上发现老舅变成铅字的姓名。顿时,我兴奋起来,不舍掩报。虽然只是一篇三五百字的“豆腐块报”,却让我景仰与嫉妒交织。 要知道那个年代,许多有志青年走上了宽敞而又拥挤的文学之路,皆以手迹付梓而兴高采烈。联想到自己,高考各科成绩不尽如人意,唯有语文尚可,何不向老舅学习,“自学成才”何乐不为?

  下车后, 老舅的欢歌笑语依然不见句号,我这才注意到手中的“兴奋源”,是一张当天的《南充日报》。

  从南充回来,我的行囊中多了这份登有老舅处女作的《南充日报》,只想激励我为此耕耘。从此,我开始了挑灯伏案的“爬格子”生活。只是,鲁迅曾说过:“以笔墨为生是世上最苦的事”,与笔墨为伍的日子苦不堪言,折腾了两年下来颗粒无收,但当得知老舅的文字从《南充日报》走向了全国各地的报刊杂志后,我有如打了一剂强心针,继续地“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”。同时,我把一篇篇习作寄给老舅斧正,写作水平渐渐提高不少。

  记得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,我还是漫不经心地拆开老舅的来信,只见一张报纸滑落下来,我一怔,当我展开墨香飘逸的报纸,一目十行地搜索文字,目光最终定格在我的名字上时,脑际一片空白……

  这是一份最为普通的《南充日报》,但它不普通的是,副刊版上有我方块体的大名。

  不知怎么, 我的泪水不由地流了下来。要知道,这是我笔耕百位计数的文章,所写的稿纸足有半人高的唯一收获。 虽然自知不才,但所付出的心血,无以言状。

  虽然《南充日报》刊发的仅仅是一篇小作,可对于我来说,意味着被欣赏和肯定,该是莫大的荣耀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《南充日报》恰是点燃我文学之梦的航灯。

  三十多年过去了, 虽然我从青春期步入天命年,但文学仍丰富着我的人生。如今,我在国内外刊发拙作千余篇,字数百余万,获奖数百篇。

  当年如果没有《南充日报》的鼓励,或许我在人生路上还几多徘徊。对《南充日报》无以割舍的情结,是短短文章无以表述的。(钟志红)